双酒

没有什么可以介绍的emm......

[七折&祺泽]--吃醋

  李天泽一回家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的马嘉祺。

泽:“诶呦,怎么啦?又吃醋了?”宠溺的揉了揉马嘉祺的头。

祺:“没有。”马嘉祺像是赌气似得把头一撇,不让李天泽摸。

泽:“你看看,还说没有。说吧,想让我怎么补偿你。”李天泽本想再逗逗马马嘉祺的,但看着马嘉祺那双仿佛眼泪下一秒就会流出来的杏眼,李天泽也心软了。

  突然马嘉祺露出了一丝邪魅的微笑,马嘉祺用双手勾上李天泽的脖子,把李天泽拉到沙发上,翻身跪坐在李天泽身上。

祺:“那你觉得我要怎么惩罚你呢?”马嘉祺略带低沉的声音,贴在李天泽的耳边,呼出的热气让李天泽心里直痒。

李天泽把马嘉祺抱回卧室,说到“是不是这种惩罚呢?”。顺势把马嘉祺压在身下,结果却被马祺反扑。

“看啦,宝贝等不及了呀。”马嘉祺解开李天泽衬衣的扣子,吮吸上了李天泽的锁骨。

李天泽敏感的一颤“你一会能…轻点吗?”

“宝贝现在都开始求饶了呀,那一会儿……”

过程省略……

  第二天一早李天泽看着自己脖子上的草莓印,恨不得把马嘉祺从床上踹下去。

“马嘉祺,你看看。我怎么去公司!”

“那就别去了呗,我帮你请假。”

“诶,别。我还是穿高龄毛衣遮上吧。幸亏这是冬天。”

公司里

贺:“天泽,你穿高领上舞蹈课不热吗?”贺峻霖又看到了搂着李天泽的马嘉祺。

“难不成……哦哟,你被种草莓了?!”贺峻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。

泽:“你小声点,别乱说。”李天泽早已羞了脸,躲在马嘉祺的身后了。

祺:“这是对不听话的野猫的惩罚。”

[七折&祺泽]--起点④

   车上

马:“你这么多年过的好吗?”

泽:“肯定没您过的好呀。”

马:“……”马嘉祺没有想到李天泽会这样回答,因为原来他不是这样的。

在车上的第一次对话就这样告终

李天泽宿舍

“啊!我为什么会这样回复。”李天泽现在竟有些后悔,但是他又想到了当年马嘉祺是如何对待自己的,那样的无情。

“不行,我还是太心软。我这次绝对不能被马嘉祺所迷惑。李天泽你要想想,当初马嘉祺对你说的那些话,他是怎样对你的,你现在就能轻易原谅他吗?”

李天泽一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,不经意间又想到了马嘉祺在车上问自己过得好不好的时候,那个温柔似水的眼神,隔着玻璃都可以看出来。

“不行,既然他当初让我伤心,那我如今就要让他更伤心,绝对不能在心软原谅他了。”

“叮咚”李天泽收到了敖子逸发来的消息了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晚上8点给你准备了回归宴,在时光酒店你一定要来”

“好”

于此同时的马嘉祺也收到了敖子逸的消息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马哥,把握这次机会。我在时光酒店给天泽准备了回归宴,他已经决定要去了。我和老丁现在正从成都往这边走。”

“时光酒店,我和贝贝的第一次约会地点。三爷有心了呀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时间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八点在时光酒店

敖:“时隔三年,今天是天泽回来的和我们吃的第一次饭。也让我们欢迎天泽归来。”

泽:“谢谢大家有心为我准备这次晚宴。 ”

……

李天泽也注意到了一直有一双炽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,而且这里的气氛太微妙了。马嘉祺,李天泽,丁程鑫,敖子逸,陈泗旭。这几个人无一都有着如丝般的联系。

结束后,丁程鑫本想和马嘉祺一起回宿舍,但是他又看到了敖子逸那水灵灵的小狗眼,也不忍心拒绝,于是丁程鑫就和敖子逸一起走了。

陈泗旭也是想把李天泽送回去,但是李天泽知道他最近有些感冒,就让他先早点回去休息了,毕竟明天还要早点到公司工作。

  所以这时只剩下了马嘉祺与李天泽两人。

祺:“现在就只剩下你我两人,是不是该好好叙叙旧了?好歹原来也是 朋友 关系呀,不要老是板着个脸,你原来笑起来多甜呀。”马嘉祺又冲着李天泽挑了挑眉。

  泽:“抱歉,我先回去了。”李天泽转身就想往外走。

祺:“我们…真的回不去了吗?”

李天泽其实早已在马嘉想他挑眉时再一次心动了,但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他还是没有表露出自己真实的内心,想早点离开只不过是为自己找个理由而已。

泽:“回不去了。”李天泽真的绷不住了,忍了三年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 马嘉祺一把把李天泽拉回来吻上了他的唇,这时李天泽已经哭成了泪人。李天泽想把马嘉祺推开,但马嘉祺把他抱得死死的,李天泽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 终于马嘉祺把李天泽松开了,李天泽一巴掌打在马嘉祺脸上。

“你无耻!我告诉你,咱们两个永远不可能!我希望咱们下次见面,是以工作的名义。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从此井水不犯河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天泽哭着跑了出去,跑到了宿舍,趴在床上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“我们是真的回不去了吗?”马嘉祺一人开着车自言自语着。马嘉祺在宿舍独自喝着酒,这次谁也帮不了他。



今夜又是一个无眠夜……

 

家里上午网线断了,下午刚连上网就看到敖子逸和陈泗旭去北京的图了。OMG!等了这么久终于回去了,暴风哭泣

《窗》 第一话 落叶

这是一篇属于文艺范的小说(自认为)

全部以第一人称

只是平时写文章的一个小练笔

天知道什么时候完结、什么时候更新

灵感来自于《踏切时间》,哔哩哔哩已完结

窗户贯穿全文

内容人设均为虚构







正文

我,刚过了16岁生日的少女。今天是2017年的11月26日,也是我进行化疗的第136天……

“等到最后一片枫叶掉落地时候,我的生命也应该结束了吧。”看着窗外最后一片枫叶,我的心中感慨万千。

“瞎说什么呢?你不要这么想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”母亲带着几盆向日葵走进来,为我换下床头的那一束干枯的米兰。

“你以后就不要老是看这窗外的那棵树了,看看这些向日葵。长得多好,生机盎然的就像……”母亲突然不说了,由原先的兴奋变的眼底含泪。

“但它总归还是会凋落,不是吗?”我丝毫没有注意到母亲的变化,自顾自地说着。

……屋里静了下来。

“她妈,出来一下”爸爸站在门外。

母亲背过身去,用手抹了抹湿润的眼睛,走了出去。

“最近这孩子好像魔怔了一样,总是说什么最后一片叶子掉了之后,自己也就死了。”

“对,我也是要跟你说这件事的。咱家楼下的美术室的老张,不是画的挺好吗。要不咱们找他帮帮忙?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老张,年轻时是一位著名的画家,在各地办过画展。但因为一次污蔑,他就隐退画届了,自己办了一个画室。到了老年,渐渐颓废,整日矄酒。

“不是说,房租马上就会交吗,怎么又来催了?”

“老张,是我们。”(母亲)

“我们想请你帮个忙,我们的女儿最近总是说窗外的树叶落光后自己也就死了。所以您能不能帮我们画一片树叶,让我的女儿活下去。”(父亲)

“求求您了”(母亲)

“哦,那个小姑娘呀。我说最近没见她下来过,挺乖的一个孩子。我可以帮你们这个忙,你们呀就安心照顾好她吧。”

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



“就剩下最后几片叶子了,我的生命也要到尽头了吧。”我望着窗外只剩下零零散散几片树叶的枫树自言自语道

当天晚上下起了大雨,我看着窗外被风雨击打的枫树,心中也荡起了几分怜悯。

“不知树叶何时落尽呢?”我躺在床上,思索着思索着,不知不觉睡着了……

第二天早上

“居然还有一片叶子,真不可思议。看来老天也舍不得我呀。”看着窗外仅剩的一片树叶,我的心中充满了化疗以来从未有过的欣喜与活下去的欲望。

慢慢的我的病好了,天气也慢慢转凉的。天空中也飘起了雪花。可是那片树叶还是没有掉落。

母亲走进来,看到我趴在窗户上看的出神

“你一定在想,为什么那片树叶还没有掉落吧。因为最后一片树叶早就掉了,这一片是画室的张老师为了你画的。”

“怪不得。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他?”虽然我嘴上是这么说,但心里还是对他有无尽的感激。即使我对他并没有多大好感,可能因为他喝酒吧。

妈妈带着我下楼,外面的雪又下大了。到了画室,看到的却是“转租”。房东在里面打扫屋子,我们走了进去。

“你好,请问原来的画室张老师是搬走了吗?”(母亲)

“你们还不知道吗?上个月下大雨的那天,说是老张从外面淋雨回来,心脏病突然犯了,可是还没找到药就不行了。诶,他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,就这么走了。”[摇头]

没有了老张,妈妈带着我走了出去。出门前我回头又看了一眼画室。立在墙角的画板上还沾着棕红的颜料,那根破旧的画笔早已分叉。但,就是这些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。我对着画室深深地鞠了一躬,走了出去。





再见,最后一片落叶。

再见,老张。

愿你在你的平行世界过的安康。


第一话    

完结

[七折&祺泽]——起点3


  “惊,为何顶级设计师放弃百万月薪回到sdfj”马嘉祺正看着敖子逸发给他的李天泽专访,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丁程鑫走了进来,马嘉祺眼中闪过一丝慌张,但他立刻把手机扣了过来。

但是丁程鑫已经全部看到了,“你还爱他吗?”

  “我……”

  “去吧,明天上午八点天泽的飞机。”丁程鑫的眼低充满了落寞,但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今天就杀青了,晚上导演说一起去吃饭。你还去吗?”

  “抱歉,我就不去了,我先收拾收拾行李。晚上我就要回重庆了,你明天不是还要赶下个剧组吗,吃完饭后早点睡,不然明天没有精神。”

  “好,那我走了。”

马嘉祺晚上十一点半到达重庆,一搬进宿舍,就开始为自己打扮。

  “明天该穿什么衣服去接天泽呢?”

  “这个?不行太正式。这个?太随意。这个?天泽不喜欢……”马嘉祺纠结了半天,最后还是决定穿休闲卫衣搭牛仔裤。

“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,我以为 这就是……”马嘉祺的手机响了。

“喂,三爷有事吗?”

“小马哥呀,咱俩交换一下情报吧”

“什么情报?”

“明天上午天泽就回重庆了,你能不能把老丁的下个剧组的位置告诉我呀。”

“我知道天泽明天回重庆。老丁的剧组呀,你求我,我就告诉你”

  “别呀,小马哥。我求你告诉我吧”

  “呦呦呦,我们三爷居然撒娇了。我给你说吧,老丁明天去上海的剧组。”

  “小马哥呀,天泽要回来了,追回来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不说了,我要去和我家老丁吃饭去了。”

  “你……”马嘉祺还没说完,敖子逸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
  “看来三爷也要认真追老丁了,我也要抓紧时间把我家贝贝追回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早上——————

“泗旭,你来接我吗?”

“抱歉,我的飞机延误,预计今天下午才能到重庆”陈泗旭感到非常抱歉,自己答应要来接他,但现在自己还没有到。

  “天泽呀,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。是个惊喜。”

  “哟,我们三爷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人了。”

“别贫了,下机后去找渝F 12A04的车”

  “好的。”

“小马哥,我给天泽说是我让你去接的他,因为我怕他看见是你他不上车。我看好你哦,一定要把我嫂子追回来。”

“三爷,你先想想你自己怎么追老丁吧。不说了,贝贝的飞机降落了。”

  李天泽一出机场,就看到了马嘉祺停在机场口的车。马嘉祺看到李天泽走了过来,就把车窗降了下了。

 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马大公子吗,怎么有闲心来接我呀?”李天泽其实心里不是这么想的,但话到了嘴边,却又说不出来了。

“受了三爷的委托,能不来吗?把行李放到后备箱,我把你送到宿舍。” 马嘉祺看到李天泽真的去了,也放心了。这也说明,李天泽对自己也没有那么顾及了。

  李天泽的宿舍离马嘉祺的也不远,只是马嘉祺在121,李天泽在122就是一个对门而已。

  这也让马嘉祺放心了不少,因为这样才能缩短自己与李天泽的距离。让他重新接受自己。这次还真得感谢三爷了。

人设均为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

备注:陈泗旭暗恋李天泽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敖子逸喜欢丁程鑫并且在追他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泗旭是sdfj的作曲加声乐老师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敖子逸是AZY总裁与sdfj是合作关系,所以sdfj的宿舍以及人身安全都由AZY一手掌管

[七折&祺泽]——起点②

  前往巴黎的旅客请注意:您乘坐的520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。请携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……清脆的女声传入李天泽的耳朵中。

  李天泽在大厅环顾四周,却还是没有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他。“他还是没有来…走吧,泗旭。”

  “真的不去看看嘛?”丁程鑫带着试探的口气问到。

  “不去了,他决定要走了,就说明他放下了。就算我去看了,又以什么身份去挽留他呢?”马嘉祺看着窗外即将飞离的飞机。

  “路上小心点,到了巴黎后记得给我联系。下了飞机后接应你的人会来找你,你就等着就好。住的地方我也找好了,进修的学校明天下午去报道。今天你就先适应一下环境吧。”

  李天泽看着对自己如此关怀的陈泗旭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。心中又想到了9当初自己回北京时,马嘉祺也是像这样对自己喋喋不休的念叨,只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。再也没有了一个让自己撒娇的人了。

  “好了泗旭,谢谢你啦。我走了,到了之后我给你联系。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李天泽又冲着陈泗旭笑了笑。

  “好,再见……”陈泗旭看着李天泽甜甜的笑,脸居然不争气的红了。

  “李天泽”

  “嗯?泗旭,怎么了?”

  “我……记得照顾好你自己啊。”

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
  马嘉祺看着起飞的飞机,对司机说“走吧,回sdfj。”

  李天泽坐在飞机上,看着渐渐远去的重庆。又想到了那句话“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”,可现在爱的那个人又去了哪里?

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时间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  三年后,李天泽成为了世界顶尖设计师。而马嘉祺与丁程鑫也成为了sdfj知名艺人。

  进修时间结束,李天泽重新回到sdfj工作,继续当他的sdfj御用设计师。有人问他,你自己已经发展的这么好了,为什么还要回那个公司呢?这时候他总是回答,因为我和公司签到合同还没到呀。然后就露出一个笑容,这时候别人已经沉浸在李天泽的笑容里了,也就不再多问。但其中的真实缘由只有李天泽自己知道。

  

  “预计还有15分钟到达目的地——重庆。请大家系好安全带。”重庆,sdfj我回来了。

人设均为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


[七折&祺泽]——起点①

嗯,不喜勿喷。
第一次在这个上写

正文

时光就是这样无情又坚定,它带走一切,但也留下一切……

 

  “你还爱他吗?”

  马嘉祺的心微微一颤。怎么?当年明明是自己提出的分手,现在又后悔了?

  “看来你还是放不下他。去吧,明天上午8点天泽的飞机。”丁程鑫的眼眸暗了下来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3年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分手吧”

  “怎么?半夜把我叫出来就为了这事儿?”

   “……分手吧”

   “好呀,分就分谁怕谁。”

   “你为了一个发小,我不要我了。好呀,你可以马嘉祺。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。”李天泽趴在酒馆的桌子上喊出来。

   吧台小哥也看不下去了,问到“您好,要不要我帮您打电话让您家人来接您回家?”

   “好,请帮忙打陈49。谢谢”说完,李天泽已经趴在吧台上睡着了。

   陈泗旭来到酒馆,看着趴在酒馆的桌子上的李天泽,在心中暗自骂了马嘉祺一句。什么人呀,自己暗恋了李天泽这么多年,而李天泽却爱上了一个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。

  

  陈泗旭把李天泽带时刚好碰到了训练回来的丁程鑫,丁程鑫也看到了这一幕。他跑上楼,来到马嘉祺宿舍门前,终于鼓起勇气敲门。

  “进”马嘉祺带着略微沙哑的声音。

  丁程鑫看着满地的酒瓶子,还有眼圈发红坐在地上的马嘉祺。心疼极了。

  “怎么办?阿程。我还爱他”马嘉祺终于忍不住了带着哭腔说。

  “你醉了” 丁程鑫把马嘉祺放到床上。看着躺在床上还自言自语的人,觉得自己对于马嘉祺来说可能只是他的“阿程哥”吧。

“我爱他,阿程。我爱李天泽!”马嘉祺在床上喊到。丁程鑫默默的把灯关上走回自己宿舍。


陈泗旭也把李天泽放到了床上。“你为了一个抛弃你的人,哭成这样。值吗?”

  仅仅一墙之隔,而两人的距离却远了很多,从此不再挂念……

本故事人设均为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